季札观周乐

这自然是很美的散文;辞藻华丽,排比壮美,至于利用各个礼乐来盲推来源,当下与未来,凭空就让季札显得更贤——这其实也是《左传》相较于公羊、榖梁而言另一个最大的特点,喜欢这些所谓谶语,卜筮,预言,这让故事当然更加精彩,因其宿命之论得验多少更显出天道所在,可是,很容易也被人挑出些“后知后觉”的例子:

比如,时代越早,这类预言越多(而且就没有说不中的),阴谋论的理解就是,这些其实都是后人根据结果反向找补的;等到时代晚了,后人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了,自然也就没法捏造成如许多的一眼看穿历史和未来的大贤了;

我以为此说很妥当;但是,这一段季札更多的是借音乐来一语中的地来概括不同国家的渊源、气质,写的既美,说的又好,至于到底是他还是后人说的,也不那么重要了——而想象成就是他盲评的当然更具传奇色彩和趣味,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。

我喜欢的也就是左传这样的作者气质。

18 Jun 2024 , 写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