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onshine 055

临近春节,依然如同最近几年一样,并没有太多实感。何况,忽然之间,对爸妈而言,年饭再也不用在外婆或者爷爷奶奶家之间提前计划,协调,甚至有分头吃饭这种‘幸福的’烦恼了。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快40年,而终于作古;

我爸忽然在家族群里发了一张酒店的菜单,随之是姑姑的点赞表情,我猜测,那就是今年年饭的菜单;如果这样,那也是我家有史以来第一次不在家里办年饭;

两位老人去世的震动,几个月过去了,我似乎觉得已经如同自己脚踝上那点被自己习惯的钝痛,不特意留心便不会察觉,但是在给一年作结的春节前,到底仍然如同余波而来,终究拍在了脸上。


木村开了微博之后,我也因为这个又回到微博时不时的刷;很庆幸他在微博营业的努力,尤其是配合着一系列出圈的操作:

久违的叫好胜过叫座的《东京大饭店》;

第一张Solo专辑发售——甚至是在中国网络发售,偏偏还很好听;

算起来我是20年前开始粉上木村,可是能看到今天他单飞之后在中国网络上的出圈营业,简直是缺乏真实感。二十年前是惊叹他的帅气,到了大家都老去的现在,开始佩服他的努力/敬业,以及永远不褪的少年感。

看过一镜到底的《One and Only》的MV,走在上班的路上,不由自主的(自以为)走起了J家步,这可真是聊发少年狂。


前段时间无意中听了杨千嬅演唱会版本的《最后的玫瑰》,因为哽咽而断断续续的演绎却莫名其妙的打动人心。

特别是那一句:「问那快乐为何来去如飞,像那天上白云乍离乍聚」,每一个字都仿佛敲在心上。

今天看到M的更新博文,写的极好,文里写到的云,是我近年来读到写得最好的云。


本来按照习惯会攒一攒再发,但是今天读到了M的更新,补上最后一段,直接发了。
13 Jan 2020 , 写毕。